当前位置:胃穿孔的症状及表现情感抓住彩虹的男人
抓住彩虹的男人
2022-09-15

就愿望而言,它不似梦想一般虚无缥缈,也不比期待那般望穿秋水,它一定是经历后实实在在体会出来的。这种愿望不一定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似乎只要实现了就是美好的。我个人的愿望,并非关乎自身却又深深地印在那里:希望小雨晴找到她的爸爸妈妈。

小雨晴是个九岁的小姑娘,她清澈的眼神仿佛能映出一条绚烂的彩虹。见到小雨晴是在2014年的冬天,当时参加公安部打拐办的一次保密行动,在飞机加汽车长达八个多小时的路程后,我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四川省乐山市。听指挥的警察介绍,从2015年7月份开始,他们起早贪黑,走访调查,掌握了多个藏身地点,最终决定在当晚发起总攻,直捣黄龙。随之出现在我镜头里的是上百名警察、几十部警车以及好几条警犬。

二月份的四川,阴凉的寒气钻进裤腿与冰冷的摄像机,同时挑战着毅力与勇气,对面远处破旧的平房里似乎并不知道这即将发生的一切。突然间,四周车灯同时亮起,几名消防队员三下五除二就打开房门冲了进去,我也扛起摄像机快步跟上,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第一时间记录下这让人激动的一幕。

犯罪嫌疑人是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他快速穿上破旧的深蓝牛仔裤,双手哆嗦着,已无法利落地扣合腰带,凌乱的头发下时隐时现恍惚而又恐惧的眼神,嘴边稀落的胡茬似乎好几天没有刮过了。他有意躲避着我的镜头,其实也明白自己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无颜面对自己的父母。不难想象,在他换来的利益之下,是六个破碎家庭的愤怒,是这些爸爸妈妈们几近崩溃后不分寒冬酷暑走街串巷得知的一次次失望,是对孩子一生命运残忍的改变。他交代了自己曾拐卖过三个女孩,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九岁的小雨晴。

小雨晴是在湘西被拐走的,当时她才五岁。这之后四年多的成长里,她并没受过任何教育。初次见时小雨晴不太爱言语,但能看得出是个很懂事的孩子,甚至没哭没闹就坦然接受了这一切。我一直以为用“眸子”这个词形容出来的眼睛一定要漂亮到水灵、有神到会说话,而小雨晴的眸子就是这样,透着一股灵气,嵌在微微轻挑的眉梢下。她很爱笑,每每小酒窝显出时就会随着弯弯的睫毛一上一下闪烁着纯真。

本该完美的收官却因小雨晴留下了一丝遗憾——在资料库中并没寻找到小雨晴的父母,公安部门的同志委托我将这个消息转达给她。在见到小雨晴的时候,我哽咽了。我紧紧地抱着这个孩子,泣不成声,犹豫着如何委婉地说出这些话。“叔叔,是我的爸爸妈妈没来接我吗?”孩子好像单纯地认为父母很忙,又似乎知道事情的真相。“雨晴,”我深吸了一口气,“叔叔不愿骗你,你应该知道这一切,但我相信你的爸爸妈妈一定没有放弃过你,要坚信他们一定在等着你。你也要等着他们,来带你回家!”说完这些话,我的心强烈地痛了一下,其实我可以再骗骗她的,让她继续充满希望,然而在现实面前我选择了残忍。雨晴通过我胸膛的浮动感觉到我哭了,抬起她黑黑的小手中止我泪花的滑落,反倒安慰起来:“叔叔不要哭。”她说在她心里并不恨后爸后妈,她只想让自己快点长大,就能不让别人因为她伤心。

后来,临别的时候我去暂时收养小雨晴的福利院看过她。我躲在三楼的房间里没敢走过去,看见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扎着俏皮的羊角辫,接过福利院小伙伴手中的跳绳,笑眯眯地随别人的开心而洋溢出微笑。

返程的路上,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的一席话深深触动了我,他说:“这些孩子们牵动着千家万户的心,所以我也想为那些无法团聚的家庭做点什么,让他们早日回家。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天下无拐!”后来碰见他参加央视节目《等着我》时,他跟我讲那期节目中有一位年过七旬的罗妈妈,风餐露宿四个月寻找走失的儿子,有句话让人印象特别深:“去北京上电视就能让儿子更快来接我吧?只要能见到儿子,干啥我都愿意!”

当然,在我们一步一步完善社会的道路上,打拐行动也得到了更多的重视,有的国家举办了放飞白气球等活动纪念反人口拐卖日,而我国也出台了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但这条“天下无拐”之路必定是漫长而又艰难的。作为媒体人,我只愿多转发一条消息,让更多人发挥自己的优势:结合微博、微信等一些新媒体平台多做些“宝贝回家”的主题,来帮助丢失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构思出像《亲爱的》一样的优秀电影和电视剧,提高大家防拐的警惕性;抑或在传统的寻人启事上创新出《等着我》一类的电视节目;在互动等多个方面呼吁社会的爱心,呼吁建立儿童信息登记平台,减少此类不幸的发生。我只盼打开希望之门,用每个人小小的愿望,托起“天下无拐”的梦想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