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胃穿孔的症状及表现情感快眼看书
快眼看书
2022-09-15

快眼看书】女人在看书,男人在看女人  女人对读书似乎总是热情更高,至少更高调。你经常看到诸如 “调查显示:女性比男性更爱看书”、“华盛顿女人酷爱读书怕被淘汰”这样的新闻,手握书卷,甚至被男人认为是与撒娇并列的性感情态。

所以几百年来,画家特别青睐女人读书的姿态。具体都画些什么?白肤、身段……唯独不用画出她看的到底是什么书。说白了,在男人眼里,书只是个装饰品。

将书本的装饰性和符号性发挥到极致的一幅画,当属华歇1756年为蓬皮杜夫人所绘的肖像。这幅画中的每一处都精心设计,都是为了显示出女主人的奢华和品位,其中,书是核心的装饰品。

蓬皮杜夫人身后的镜中,反射出对面藏书丰富的书橱,她低垂的右手正捏着一本翻开的书,身旁的桌子下也散落着几本厚厚的卷册。这三部分书刚好排列在整幅画的对角线上,这个均衡优美又知性的画面显然是为即将到来的国王而准备的,蓬皮杜夫人最精于此道。

女人读书的画面,最早出现在西莫内·马丁尼1333年所绘的《天使与圣母领报》中。近七百年来的画家为什么花了那么多笔墨描绘读书的女人,而不是读书的男人?女人天生的婀娜曲线,配上姣好的面容,让阅读变成可以审美的事。

阅读时,女人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些典型体态和表情,比如身体蜷缩、趴着、托腮、一只手压住雪白的胸口、小指翘起、蹙眉、微笑等。画家很好地捕捉到了这些瞬间,如梵高所画的看书的咖啡馆老板娘,虽然目光并不在书页上,但是从她托腮出神的样子上,观众完全可以意会到她正沉浸在面前的文字中。有时为了描绘阅读的专注感,画家干脆把女人画成背对着观众或者四分之三背对着观众,看起来更加旁若无人。

虽说画的是读书,但是几乎所有画家都选择将书本身画得最简略,米开朗琪罗让女先知手中的书书页空白;华歇精心描绘蓬皮杜夫人身上的每一道花边,但对于书脊上的字却模糊处理;再怎么细看,你也不可能知道惠斯勒的女孩在油灯下看的是什么书。

唯一被看清了的是梦露手中的书,这为梦露惹来麻烦,谁让她挑了世上最难懂的《尤利西斯》。文学教授理查德·布朗为了弄清照片中的梦露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读《尤利西斯》,甚至写信给1952年拍摄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后者保证说,梦露在拍照之前一直在看这本书,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拍下了这个瞬间。

世人喜欢漂亮女人看书的样子,却不肯相信她真的在看书。